【CNMO】一个新概念的诞生往往要经过无数次的锤炼,宛如一场漫长、深刻的头脑风暴。元宇宙滥觞于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其中对虚拟世界以及虚拟替身的想象使人类第一次对元宇宙这个概念有了一个模糊的定义。

而发展到今天,元宇宙已经与资本市场共舞,游戏、社交或许就是第一站。去年10月份,Facebook开启了一场意义深重的变革,不光公司名字变成了Meta,整个内部的战略方向也发生了偏转。伴随着Meta、苹果、字节跳动等行业巨头的布局,以及元宇宙在游戏领域的率先落地,元宇宙赛道正式步入下半常

处在风口之上,各行各业都急切往元宇宙概念靠拢。在手机圈,曾经黯然退场的HTC希望借助元宇宙手机东山再起;在新能源汽车赛道,车企们不动声色地往元宇宙这个箩筐里装新东西。而对个人来说,新的行业就是新的机会、新的人生。就像一位经济学家所说的,也许有一天,人类藉由元宇宙可实现永生,找到个体生命广阔人生的另一种意义。

在元宇宙的下半场,CNMO将从以上多个方面、各个视角对其进行全方位观察,本文则聚焦押宝元宇宙的扎克伯格,分析他所规划的“元宇宙宏图”,究竟能否成真。

2021年,此前一直默默无闻的元宇宙,突然犹如一阵飓风,席卷了全球各地,无数公司都跟风推出了与自身相关的元宇宙产品或概念,国内包括腾讯、阿里等在内的互联网大厂也都注册了相关元宇宙商标。不过和Meta(原Facebook)比,这些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在曾经的天才少年马克·扎克伯格看来,元宇宙拥有着无穷的发展潜力,而他,也将个人和公司的未来压在了元宇宙上。

在去年10月举办的Facebook Connect 2021大会上,扎克伯格作出了一项惊人的决定:Facebook品牌将正式更名为Meta,而Meta正是元宇宙“Metaverse”的缩写。这一决定也正式表明,扎克伯格和他所领导的Meta,未来将会在元宇宙方面大有作为。

其实Facebook对于元宇宙的关注并不是从2021年才开始。早在2014年时,Facebook便花费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知名VR设备开发商Oculus,并借此开始布局VR领域。而VR设备,恰好是当前进入元宇宙的一个重要入口。

在Facebook收购Oculus时,扎克伯格曾向媒体表示:“移动端是当前互联网社会的一个重要入口,但Oculus所生产的VR设备却是连接未来的重要平台,它届时会改变我们的工作、学习、娱乐等众多场景,成为未来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那个时候,VR也曾如同去年的元宇宙一样,站上过风口浪尖,也被许多人认为是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此后,Oculus也推出过包含Oculus Go、OculusQuest等在内的一系列VR设备,甚至还在2018年联合小米推出过名为“Mi VR”的VR设备,不过由于软件使用体验上的不足和较高的价格,这些产品并未在消费数码市场掀起多大的波澜。

去年12月时,Meta推出了重量级元宇宙项目《Horizon Worlds》(地平线世界)。官方称,《Horizon Worlds》是一个有趣温馨的虚拟现实世界,能够让人们抛下隔阂尽情地释放想象力。Meta对《Horizon Worlds》项目颇为重视,并且试图将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Horizon Worlds》是Meta发力元宇宙的平台,也可以看做是一个面向大众的免费元宇宙游戏。由于此前Meta在元宇宙方面砸下重金,人们对于其推出的元宇宙游戏也颇为关注。虽然以当前的技术还无法做到电影《头号玩家》中那么逼真的效果,但是在画面上应该也不逊于当前的游戏水平。不过在扎克伯格晒出其所拍摄的游戏照片后,《Horizon Worlds》直接成为了广大网友的笑柄。

可能是为了展示《Horizon Worlds》的最新进展,扎克伯格不久前发布了一张在该游戏中的VR,虽然扎克伯格因为其极具辨识度的外形在游戏中有着表现尚可的还原,但是人物背后建模粗糙的埃菲尔铁塔和倍感荒凉的周边环境,看上去完全不像是2022年游戏应该展现的样子。

在发布照片后,扎克伯格遭到了全球网友无情地嘲讽,不少人还放出了十几年前的游戏与之进行对比,质问其每年花费100亿美元就打造了这样一个东西?不久后,扎克伯格进行了回应,并且放出了游戏中的最新画面,他解释道:“我知道之前上传的照片非常简陋,因为那是为了庆祝Horizon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随手拍的。Horizon的图像功能远比图片展示出来的强大,并且它还将会进行快速改进。”

虽然新的游戏场景相比此前的确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依旧有玩家表示,《Horizon Worlds》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槽点,那就是所有的游戏人物都没有下半身,只有上半身的人物在游戏中如同幽灵般飘来飘去,看上去非常诡异。此外,虽然游戏声明中表示仅向年满18岁的成年人开放,但是游戏中依旧出现了许多的未成年人,他们还经常在游戏中骂人说脏话,这也反映出Meta对于该游戏的监管存在有诸多不足。

对于Meta而言,《Horizon Worlds》的出现的确是其在软件方面的一大全新突破,也为其未来的元宇宙世界奠定了雏形。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Meta在软件上的改进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元宇宙商业之父”马修·鲍尔曾表示,与Roblox和《我的世界》等其他集成虚拟世界的平台相比,《Horizon Worlds》目前缺乏内容并且规模很校Meta也缺乏主流的操作系统或设备平台,虽然Oculus的确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是总体而言影响力还是太小了。

想要在元宇宙这一新兴领域取得发展,前期的巨额投资必不可少,因此Meta投资上百亿美元于元宇宙软硬件上,也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Meta旗下的虚拟现实部门Reality Labs总收入约23亿美元,而净亏损高达近102亿美元,高昂的亏损并不可怕,相比巨额亏损,Meta未来如何找准元宇宙的盈利模式,则更是一个摆在Meta和其投资人眼前的现实问题。

就目前看来,不少人对于Meta未来在元宇宙领域的盈利前景感到担忧。一方面,当前依旧昂贵且笨重的VR/AR/XR设备,极大地影响了想要感受元宇宙的用户的参与热情。此外,如同传统游戏那样,越是画面精美的元宇宙游戏,越需要更强大的硬件性能,这势必也会抬高体验元宇宙的门槛,而有限的用户数量,也将影响到Meta元宇宙未来的商业化进程。

就算不看烧钱的元宇宙,Meta自身的商业模式也面临着其他社交软件的冲击。除了面临Facebook的用户流向推特等其他社交平台的同行业竞争外,以抖音(TikTok)为首的短视频平台也抢走了不少年轻群体,成为了时下年轻人新的香饽饽。为了应对这一变化,Meta也开始力捧Instagram旗下的短视频应用Reels,并且将其推向了全球市场,但是相比于拥有先发优势的TikTok,Reels还是难以撼动其地位。在如火如荼的短视频领域掉队,这对Meta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投资者对于Meta的担忧也体现在了它近期的股价上。自从去年Meta宣布将重心放到元宇宙上之后,其股价从最高点时的上万亿美元一路下跌。截止到9月20日,其股价在今年已经缩水了55%,总市值更是只有不到4000亿美元。这一表现也充分反映出资本市场对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战略充满忧虑,并不看好这一转型。

对扎克伯格来说,带领Meta作出向元宇宙转型这一决定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与元宇宙相关的技术和研究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需要真正达到扎克伯格预想的那种程度,仍需要一些时日。当前就如此大规模地布局,的确需要承担不小的风险。

另一方面,目前大多数人对“元宇宙”这一概念依旧一头雾水,再加上之前NFT藏品所留下的“一地鸡毛”,不少人依然将“元宇宙”看做一个炒作出来用于骗钱的概念,因此也缺乏足够的群众基矗当然,我们佩服扎克伯格如此孤注一掷的勇气,不过要想实现他所期望的“元宇宙宏图”,恐怕仍然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