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一年一度的重磅会议 Connect 大会刚办完,人们就发现不对劲了。

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才发布过一篇 一个头显如何搞定全身动捕 的论文,Meta 接着就在 Connect 大会上向大家演示了 成品 ——

在一段一分钟的展示视频里,拥有了完整身体的扎克伯格已经能在虚拟世界里蹦蹦跳跳,且流畅度好到让人不敢相信。

因为没有手柄和下身传感器,我们在玩 VR 的时候往往只能看到自己和别人的上半身,画面十分诡异,也很影响体验。

但 Meta 这次宣称,只靠一个 VR 头显,就能搞定全身动捕,在虚拟世界精确还原你的身体和每一个动作,堪称是里程碑式的突破。

可很快,这一视频就被爆出是假的。就在人们纷纷以为 Meta 已经研发出非常高质量的头显全身动捕技术的时候,外媒 RoadtoVR 爆出,Meta 视频里跳来跳去的小扎是靠第三方动捕技术来实现的。

Meta 的一位发言人解释说,视频只是 用来作说明和前瞻性演示 ,大家想用上这个新功能最快得等到明年年底。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年前的那场发布会,刚刚从 Facebook 改名来的 Meta 在会上演示了很多所谓的 元宇宙体验 ,包括运动健身、参加演唱会……但事后也被证实都是后期制作渲染的特效画面,几乎没有在任何真机上跑过。

元宇宙是我们公司的下一个篇章。 为了在未来 5 年把 Meta 做起来,扎克伯格还为此投入了 5000 万美元基金,把 20% 的员工调到了 AR/VR 事业部。

他们觉得,元宇宙还只是个概念,现在的技术水平离元宇宙还差远了。比如蒂姆 · 库克在采访时就拒绝了 元宇宙 的说法,并表示会 远离那些流行语 ;

就连马斯克也公开表示了对 元宇宙 的不屑, 我小时候妈妈总跟我说,别离电视太近 ……

总之谁也没想到扎克伯格会这么决绝。当然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为了让更多人理解元宇宙是个啥,Meta 还花心思制作了讲解视频。

视频里,扎克伯格亲自上马,一会儿真人出镜,一会儿又化身为一个卡通形象,甚至真人和卡通形象同框,讲的都是些临场感、数字人等虚幻缥缈的概念。

当时很多人看了视频,最终接收到的信息成了:这是一个功能类似 3D 联网游戏、视觉效果却像是儿童游戏的 App。

甚至快一年过去,仍然还有很多人搞不清 Meta 和 Facebook 的关系,媒体报道时也不得不在标题里同时把 Facebook 和 Meta 都列出来,以防有人不知道 Meta 是谁。

Facebook 的发展首先遇到了瓶颈——用户规模在突破 20 亿之后就一直没有太大增长(毕竟它开展业务地区的总人口加起来也就只有那么多);现金牛广告业务也随着大环境变化日渐疲软。

更要命的是,年轻人眼里的 Facebook 已经失去了当初的 魔力 ,纷纷转投 TikTok,后者也被认为是 Facebook 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父母、家人都在 Facebook 上,Facebook 已经成了 老人和爸妈在用的网站 。

不过,一生要强的扎克伯格怎能就此认输,这次他选择搭上元宇宙的快车,想借新业务来慢慢抹掉大众的记忆。

在宣布改名之初,就有不下三家公司对 Meta 提出指控,称其盗用了自己的商标。直到 2021 年底,Meta 才以收购美国地方银行 Meta 金融集团(Meta Financial Group)名称全球使用权的方式,解决了此事,花了 6000 万美元(约合 3.8 亿元人民币)现金。

Meta 最后的解决方式是,在应用里设置了一个叫 安全区 的工具,用户激活后便无人可触碰,从 物理层面 避免了性骚扰问题。

可是就像几年前那次不诚恳的道歉,因为这种处理方式过于简单粗暴,很多用户并不买账。这些 Meta 上线之初的新闻,一度因为扎克伯格的雄心壮志被忽略掉了。

在这张里,扎克伯格呆滞僵硬地站在一片诡异的景色中,身后是一个看上去非常不成比例的埃菲尔铁塔,和宛如沙子堆出来的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质感十分粗糙。

这张车祸级的效果图立刻遭到了整个科技界的群嘲,有人评价,Meta 简直就是用 VR 复刻了一个 2003 年的老游戏《第二人生》,甚至比不过 PS1 的《》。

根据财报,2021 年 Meta 旗下的虚拟现实部门 Reality Labs 总收入约 23 亿美元,净亏损近 102 亿美元,等于说仅 2021 年,Meta 在元宇宙上就烧掉了 100 多亿美元。

只能说,因为 VR 的硬件表现非常依赖算力、显示和传感器等上游技术,短时间内 Meta 很难只靠砸钱就让技术 突变 。 Facebook 收购的 VR 头显硬件公司 Oculus 也是一个现成例子。

2014 年收购 Oculus 后,Facebook 花了 8 年时间投资 VR 技术,但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没迎来大突破。反倒是早早逼走了 Oculus 前 CTO、被称作 传奇工程师 的约翰 · 卡马克。

多花将近 8000 块钱,你就能得到一款 256GB 存储空间、12GB 内存、90Hz 刷新率,但性能方面提升并没有那么明显的 VR 头显。

有人计算过,想要支撑起 Meta 的元宇宙战略,Oculus 硬件至少需要亿级的用户保有量,可是过去 5 年,Oculus 全部销量加一起也只有 1000 多万台。相当于只有 0.5% 的 Meta 用户,能进那个 元宇宙 。

扎克伯格领导下的 Meta 管理非常混乱,比如最近被爆出正在将公司内部的 AI 实验室拆散,把人员分配到各个产品组里。这意味着那些 AI 科学家、开发者们必须从 研究型人才 往 工程型人才 转型,解决更具体的问题,而不是只做一些泛化的理论技术研究。

类似的重组几乎自 Meta 更名以来就不停发生着。一些高层也陆续离开。今年 6 月,被称为 Facebook 二号人物、在 Facebook 工作了 14 年的前 COO 雪莉 · 桑德伯格宣布离职,不久后领导 Meta AI 研究的副总裁 Jerome Pesenti 也走了。

但就像扎克伯格一贯的作风那样,在雪莉 · 桑德伯格宣布离职后,他反手就是一个调查——因怀疑其涉嫌滥用公司资源长达数年时间。

桑德伯格曾经基本上就是扎克伯格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她的滥用,扎克伯格却能多年不知。员工们越来越看不懂扎克伯格到底想要干嘛。

公司更名 Meta 后,扎克伯格开始更频繁地用 Quest VR 在元宇宙里开会,不少 Meta 员工在居家办公期间,也不得不购买了自家硬件用于 办公 。

在今年 6 月的一次全体会上,扎克伯格甚至相当直白地说道, 公司里现在可能有一部分人,并不应该在这里。 接着就是一波迷之操作——算法裁员,除了 随机 选择外,Meta 没有给出此次裁员的具体原因。

这让人想起 2017 年前后互联网上曾流行过的一个讨论:Facebook、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这些硅谷巨头,哪一个会最先倒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