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2021年3月18日在流媒体平台HOB MAX 正式上线小时的电影看下来竟不觉得长。再隔一日,当我此刻坐在屏幕前写这篇感受时,回忆起影片中的情节,却仍是嘴角带笑,意犹未尽。

  「正义联盟」在2017年11月17日首映,我当年第一时间去看了首映,尽管有些低于预期,很多地方感到有些别扭,但我还是在观影之后打了五星,留下了当时的感受,而后我又和朋友去二刷了一次。把重点放在喜欢的部分,忽视令人别扭的地方,是我观看院线版「正义联盟」的方式。

  ‍2017年上映的那版「正义联盟」最开始是由扎克·施耐德导演的,而后因为一系列变故,扎导退出了。另外一位导演乔斯·韦登接手,补拍了一部分镜头后,最后在他的主导下有了2017年的院线版「正义联盟」。

  当观看了院线版的「正义联盟」之后,许多影迷感到不满甚至愤怒,一场声势浩大的影迷运动开始了——“释放扎克·施耐德剪辑版「正义联盟」”,就在3月18日随着这部导演剪辑版的上线年的影迷运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史无前例,大制片公司“听从”了影迷的声音。

  扎克·施耐德是一位具有十分鲜明个人风格的导演,他的镜头充满了漫画感甚至艺术感,他也因此拥有了许多忠爱他电影风格的影迷,这些影迷也是这项运动的推动者。就好像「星球大战」中的原力一样,当绝地武士的光明原力走向兴盛时,也会有坠入黑暗面的原力诞生。有人喜欢扎导的电影到了狂热的程度,自然也有一些人厌恶到极点。这种争吵并没有随着导演剪辑版的上线而终结,反而更加深了偏见,喜欢扎导电影的人更加喜欢了,而讨厌的人也不会因为这部在他们口中不存在的版本真的上线而改变立场,这好像是人的特性,与扎导和电影都无关。

  扎克·施耐德导演的「守望者」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把这部电影的原著漫画海报做成了相框,现在就放在我的手边,「守望者」里罗夏的一句话:“永不妥协,即使是面临世界末日Never compromise.Not even in the face of armageddon.”每天早上八点都会出现在我的手机通知里,某种意义上我把它奉为信条。冥冥之中也正是扎导和影迷们的“永不妥协”,才有了这部导剪版的公开。

  毫无疑问,我是属于喜欢扎克·施耐德导演的,但最开始对于导演剪辑版到底是否存在我也抱有怀疑,之后扎导不断放出之前的素材,电影的几位主演也发声支持,我才觉得,好像有戏了。而当去年5月扎导宣布导演剪辑版将会在2021年3月18日上线时,我在震惊之外也感到担心。我害怕当导演剪辑版真的出来了,当扎导把完全按照他想法的「正义联盟」摆在观众眼前时,如果它是一部烂片,那该怎么办,我可能会无法自处。

  在预期管理方面,我自誉为大师,我一直控制着自己对于这部导剪版「正义联盟」的期望值,我真的害怕希望落空,我太讨厌那种感觉了。

  好在,当我看完了这部时长达到242分钟的电影之后,悬着的心完全放下了。当然这部「正义联盟」经过扎导的补完,也还是有许多缺点,离神作更相距甚远,但作为粉丝是完完全全获得了满足的。

  院线版正联里令我感到别扭的几段剧情都没有出现,原本松散的人物关系也在这部里得到补足,与前几部电影的关联,以及对后续发展的预示,还有远古大战,神奇女侠的银行救人段落,黑超人登场,蝙蝠侠的梦境许多许多地方都非常惊喜。我能在这部中看出扎克·施耐德想要构建的DC宇宙是什么样子的。而这部「正义联盟」原本就是承上启下的一部,可惜的是这部「正义联盟」应该是扎克·施耐德与DC电影宇宙之间的句号了,后面的DC电影应该都与扎导想要构建的那个宇宙没有关系了。

  这部导剪版看下来,最大的感受是扎导对于这几个角色演员的选择是百分之一万的成功,这部分的成功也会延续到后面的DC电影。盖尔·加朵的神奇女侠,亨利·卡维尔的超人,本·阿弗莱克的蝙蝠侠,这三位演员的选择我觉得是最贴切的,完全符合角色,简直与角色融为一体。尤其是我最爱的盖尔·加朵,她简直就是神奇女侠本人,那个来自天堂岛的亚马逊女神。大本的蝙蝠侠我也非常喜欢,他的眼神里总有一点淡淡的忧郁,但他好像也不会再出演蝙蝠侠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